「正面教育」夠正面嗎?(下)

譚張潔凝  

一些新聞報道反映現今青少年思維負面、邏輯簡單,稍有不順意便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言行,輕者如隨便爆粗、「有無搞錯」常掛嘴邊,滿胸忿怨,怨天尤人,嚴重的更會把寶貴的生命也輕易放棄。人們不禁會問:近年學校這麼重視推行正面教育,為什麼年輕人的思維與行為為何和我們的期望會有這麼大的落差?

正面教育繼正面心理學在本世紀初日益流行,學校相信通過教授樂觀心態、應變策略和解難等技巧,可以幫助學生建立良好品格、加強人際關係、培養正面情緒、增強抗逆能力、應對生活的挑戰,從而令生命活得更有意義。這些目標,與我國傳統要求老師要擔當的角色:「傳道、授業、解惑」是一致的。

正面教育關鍵是培養學生正面思維,學校在推行時慣用一些激勵的暗示,例如「我最棒」、「我一定可以成功」、「Yes,I can」等等,希望能通過這樣的氛圍去改變學生的思想模式。但是,也有人指出,如果無法達到思維上的轉化(transformation),這些表面化的激勵所引起的亢奮是短暫的。

忽略困難與不利,其實是培養正面思維的一大障礙,因為它窒礙了我們對真象的正確認識。有人認為,太強的正面思維容易令人變得不切實際、忽視危機、喪失調整策略的機會,甚至看不到自己根本缺乏達成目標的本領與能力。筆者建議培養正面樂觀的態度時,在思想上不妨加上類似國畫的「留白」,將正面暗示和負面暗示結合起來,例如:宣傳「我定能做到」時,加上「哪怕阻障迎面」;宣傳「我要做到100分」時,加上「80也不錯,只要我曾努力過」;相信目標可以達到,但要明白不會一蹴即就;要求自己盡力,但要明白最大努力並不就等於成功;困難要克服,但又未必可以全數解決;應該做個樂觀的人,也容許自己會有軟弱沮喪的時候;更要明白正向思維雖然有利於問題的解決,但正向思維未必適用於所有情況。

要培養正向思維,須要有科學「德先生」的態度;要推行正面教育,要先培養尊重事實,敢於求真的科學勇氣。至於2008年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提出要幫助學生培養:堅毅、關愛、誠信等優秀素質則是另一個須要思考的題目了。

後記:「2017正面教育講座系列」研討會將在11月20日起一連三天在中文大學舉行,大家不妨參加。

 (作者為聖瑪加利男女英文中小學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