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學習」的反思

黃頴東

上星期有幸獲辦學團體委派出席由教育變革大師Michael Fullan於加拿大溫哥華主持的世界深度學習年度會議 (Deep Learning Lab.)。今次會議已是第七屆,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 是Fullan近年積極建構的學習模式,其主張在我們認識的四個廿一世紀能力4Cs ( Collaboration協作、Communication溝通、Creativity 創造力、Critical Thinking 批判性思考)上再加兩個 Cs (Character 品德、Citizenship 公民素養),加上他一直主張之教育變革理論,以及深度學習在其他領域推行的經驗,完善了培育新世紀人才素養的教育目標,以期推動另一波的教育變革浪潮。

雖然有關成效仍言之尚早,其所組成的深度學習聯盟已在全球十個國家中,超過一千間學校推行。筆者能在會議中見證部份成功的例子,發現不少元素正是香港教育近年積極推動的學習目標,我們亦能以此借鏡,取長補短。

Fullan所強調將4Cs加至6Cs的學習目標,能在西方教育主張中加入「培育學生個人品德」及「公民素養」此兩個素養實有其突破性。在世紀初大家正沉醉於「共通能力」的迷思,很少提及對品德及公民素養教育的重要性;但事實上,我們所強調「明辨是非的能力」、「公義」、「敢言」及「承擔」等均是出於個人的質素,而非共通能力及學識所能相提並論,雖然這點是老生常談,但也是知易行難。當西方教育主張都回歸基本,重視個人品德及全人發展的培養,香港擁有中西文化匯萃的優勢,重視傳統文化的價值,更應重視全人發展,做好年青人品德、培育的工作。而會議中另一點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Fullan強調學習模式的轉變,老師與學生的課堂教育中角色的轉移,不少與會學校的例子均強調學生「動手」的學習過程。透過學生間的協作互動,分享及溝通,利用老師設計6Cs的教學量表,檢視過程中學生的學習進度,從學習的回饋中往往見到他們對學習的熱衷及成效,這些經驗都非常寶貴。

回港後,筆者反思三日會議中所見所聞,Deep Learning並非全新的教育理論,就以筆者學校為例,近年辦學團體整理了多年的教育經驗,建立了一套「活的教育」方案,主要亦是透過學習經歷、校園關愛文化等元素,培育正向、自信的學生;因此,就有很多實際所行的教育經驗,已與Fullan所提出的Deep Learning概況十分相似可以互相學習,以增教育成效。

今次會議的另一個重要收穫是能與這位教育變革大師聯繫與對接,大家現正積極籌備於香港建立全球第八個Deep Learning 的學校網絡,並在本地開展Deep Learning的老師培訓;而我們作為直資學校,就是容許我們有這更大的空間及多樣性,去接受新事物、新合作,而筆者對於Deep Learning在香港的開展是充滿期待的。

(作者為柏裘書院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執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