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的功能是培養學生良好習慣(下)

譚張潔凝

最令人痛心的是,一些學生為了應試而被逼溫習,臨急抱佛腳,卻不知為何努力,不求自己吸收多少學問,只是為了「過骨」(Pass),視讀書為苦事,考試一過便「不堪回首」,甚至一出考場便把書本筆記掉到垃圾桶,以示洩憤,或者對考卷上某些題型字句胡亂批評一番,盡量把考不好的責任諉過於人,總之,責任距離自己越遠越好。試問,我們怎能冀望這些學生會有終身學習的動機,並且會通過終身學習,不斷豐富自己的生命。

弔詭的是,學校不斷設計、推行此類奬勵計劃和考查制度,正是為了令學生確立一些良好習慣,看來效果能否如願,需要更多的條件去配合,比如:推行目標要明確,應該著眼在培養良好習慣而不是光追求結果數字;過程不妨多點彈性鼓勵,獎賞願意努力求進步的學生,而不是只著眼最好的冠亞季;不追求徒有形式,而是著眼在良好的學習態度以至思考模式能否植根到學生的腦袋裡,形成日後良好生活態度的基礎,這些都應該視為活動成功的標準。

為學生設計種種學習經歷、規章制度和比賽活動,老師是這些措施的推動者、執行者、監控者,必須目標明確,不能錯誤地把過程膨脹成為目的,以為得奬多、分數高、表面有禮便可以。在推行過程中教師也必須以身作則,不能對己寬對人嚴,這在執行學校校規紀律要求時尤其重要,例如要求學生保持校園清潔、集會時保持嚴肅安靜、用樓梯時要左上右落等等,老師們都應率先做到,明白此等規定的內涵及教育意義,自覺遵守,做學生的模範表率,令學生更投入地將良好行為內化成為自然的美好習慣。

學校是育人的地方,教育目標必須明確。葉紹鈞曾經和夏丏尊合著語文讀寫學習的《文心》,又是我國近代教育理論的先行者,他曾為教育「定位」,說教育「就是要養成良好的習慣。」我國另一位教育家陶行知也很重視習慣的養成,他說:「思想決定行動,行動養成習慣,習慣形成品質,品質決定命運。」學校就是要肩負起這個責任,致力去形成學生的品質,改變他們的命運。如果說這些都是老生常談,那麼,下面這一句就更古老了,班固在《漢書》說孔子曾經講過:「少成若天性,習慣成自然。」我們毋須深究孔子究竟在哪裡說過這樣的話,值得思考的是我們教育工作者在塑造青少年的「天性」、讓良好的品格行為變成學生一生自然的習慣這份考卷上為自己打了多少分數,還有多少努力的空間?答案也許不能馬上答得上,但教育工作「任重而道遠」的壓力不會感覺不到吧。

(聖瑪加利男女英文中小學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司庫)